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十一章 混乱与生意(五)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1655年2月3日,在海牙无聊地等待数日后,郑勇终于有机会和日理万机的德维特议长展开会面了。●⌒,

    会面的地diǎn选在德维特的私宅内,与会主要人员除了德维特本人郑勇作陪的范博伊宁根外,竟然还有比克尔家族的四兄弟安德里斯雅各布扬以及刚从累西腓回来没几日的科内利斯西印度公司的色彩很浓啊,这令郑勇对这场非正式会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然了,与会的人员并不仅仅限于他们。在郑勇及两名心腹随从来到后,近两年与东岸人交往渐多的科内利斯站起身来,为东岸人一一介绍在做的其他实业家们。这些实业家基本都是共和派铁杆,比如在阿姆斯特丹经营烟草生意的雅各布范埃姆登,经营木料场的亚伯拉罕利维,经营多种xiǎo生意的雅各布弗朗哥德拉戈当然了,我们从后两者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们其实是犹太人,准确地説,是移居联合省的葡萄牙籍犹太人。

    “范埃姆登先生德拉戈先生都有着自己的烟草加工企业,他们在弗里斯兰省及格罗宁根省也有着xiǎo片种植地,但这无疑是极为不足的。”科内利斯向郑勇轻声介绍道,“《航海条例》被严格执行的现在,弗吉尼亚的殖民者们即便再愿意与我们进行交易,也已经不可能了。北美新大6的大部分商品,几乎都已被英国佬垄断了,现在我们必须寻找新的生产原料来源,不然的话,阿姆斯特丹4ooo名烟草行业工人恐怕就要失业了。”

    随着科内利斯的xiǎo声介绍,郑勇总算对在座的一些生面孔的商人们有所了解了,而就在此时,刚刚由科内利斯介绍的三人也主动凑了过来,他们端着酒杯,友好地郑勇打着招呼。而在另一边。德维特议长的身畔也围了一群人在xiǎo声交谈着今天这次会面,看来是一次很轻松随意但同样很私人的聚会呢,我郑勇就这么被介绍进了荷兰阔佬的俱乐部内么?

    “新大6的英格兰人非常乐意与我们做生意,因为我们给的价格比那些奸诈的伦敦商人高很多。而且我们也能出售许多廉价的旧大6商品给他们,大家各取所需,这就是过去许多年来一直存在着的贸易现状。但现在这种现状被打破了,英国人一手垄断了北美大部分地区的贸易,然后将所有外国商人都赶走。我们再也进口不了当地的棉花染料烟草和皮毛了,真是该死!”范埃姆登先生似乎对英国人的成见颇深,只听他气呼呼地説道:“曾经有个新英格兰商人和我抱怨,他从阿卡迪亚的法国人那里进口一些麻绳,但这些绳子却要先运往伦敦,缴纳关税后再由英国船只运到普利茅斯。这真是荒唐,事实上他们离阿卡迪亚就几十里格的距离而已!英格兰人确实是越来越过分了!”

    “去年那个名叫塞奇威克的英格兰杂种纠集了5oo名士兵,打算进攻新尼德兰这个安乐乡,好在最后他们改变了目标,去打阿卡迪亚的法国人的主意去了。”犹太商人亚伯拉罕利维也适时插嘴道。“不然我设在那里的伐木场可就要遭殃了,要知道,我在那边的码头上存放了整整一百根巨大的桅杆。英格兰人没攻过来,这可真是太幸运了,不过对我们来説,这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近在咫尺的英格兰人的威胁始终存在着,我的伐木场及可怜的工人们必须日复一日地受到英国人的威胁。”

    “是的,英格兰人确实很令人生厌。”郑勇立刻附和着説道,“不过説起英格兰人禁止弗吉尼亚出口烟草。这个问题其实不难解决。我认为先可以从加勒比海岛屿上进口,其次如果这还不行的话,请允许我向诸位介绍产于新库尔兰的烟草。这种烟草被广泛种植于刚果河流域,因带有一种独特的芳香而在东岸广为流行。如果诸位需要大量购进烟草进行再加工的话,那么新库尔兰烟草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或许,这种特别的烟草会让联合省的诸位先生们彻底忘了弗吉尼亚也説不定呢。”

    如果雅各布大公此时在场的话,估计都要对郑勇感激涕零了,因为他很明显在为新库尔兰推销她的特产商品,而这对于新库尔兰的展无疑是极为重要的。而且不光如此。郑勇很快又向荷兰人鼓动可以组织一些空船前往温道港接受库尔兰人的雇佣,因为他们有很多移民和物资要运输,这事无疑也给雅各布大公解决了很大的麻烦自从与英国战争结束后,因为商业网络的修复需要时间以及海外市场份额的骤然萎缩,荷兰不少商船其实都突然闲置了下来,这个时候雇佣他们去运移民,价格应该会很便宜,这无疑意味着成本降低,毕竟雅各布大公的资金也不是很充足。

    与这帮经营新大6特产的商人熟稔后,郑勇很快就融入了进去,然后与他们聊了很久。以范埃姆登为的商人对于南方新大6的东岸人展开贸易表示了一定的兴趣,并同意后面再找时间单独详谈商业合作的可能。就这样一直到了上午十diǎn左右,德维特议长带着郑勇避开了众人,然后到旁边的会客室内单独“闲聊”了起来。

    “莫三特使还好吗?”德维特议长其实很年轻,此时的他穿着一件荷兰商人爱穿的丝麻混纺长袍,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朝郑勇问道。

    “莫特使很好,他现在已经回了本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已经就任外交部长了。”郑勇回答道,“莫特使也很惦念与伟大的联省共和国的美好过往,他曾经写信嘱咐我要继续努力不得放松,务必将与联省共和国的友好关系继续维持下去。”

    “呵呵,你们会有机会的。”德维特议长似是听出了郑勇的话外之音了,只听他説道:“刚才看您与范埃姆登德拉戈先生们言谈甚欢,那么应该是有所收获了。其实,我想説的是,贵国与联合省的合作机会还多着呢。比如在累西腓新尼德兰背风群岛以及几内亚等地,如果有了贵国的帮助,我想联合省将更加如鱼得水。当然我们也不会亏待你们,必要的商业合作我们将继续维持下去,总之这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比如我国的商人现在就对那些产自曼彻斯特地区的棉布很是厌恶,他们纷纷向我表示,无论是从理智上还是情感上都无法接受继续进口英国棉布然后再分销的事实,因此我想贵国应当很乐意填补部分英国佬留下的空当。”

    “这真是今天我得到的最好的消息了。”郑勇一听就高兴地説道,“老实説,英国棉布近些年来进步很大。在战争爆前,他们花费重金从你们这里进口了相当多的纺织机器,然后回去展开研究,因此他们现在的纺织技术确实不可同日而语了。但我要説的是,即便英国人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以曼彻斯特这个大农村为中心的棉纺麻纺区生产出的各类纺织品,与我国商品相比,无论在质量上还是价格上,都有着一定的差距。贵国商人如果愿意代理我国纺织品并分销出去的话,绝对是一件再好不过的生意了,对你们对我们,都有好处。”

    谈完纺织品方面的生意后,德维特议长又随口提了一些食品(如烈酒干酪精制面粉黄油火腿豆油等)机械零部件(荷兰工匠一致反映东岸零部件经久耐用且精度颇高,买回来后不用再打磨)等商品的生意,郑勇都一一允诺这意味着即便原本到1655年底结束的很多合同没有续订,那么现在东岸人也不用太过担心了,因为很快就有很多新的合同将6续签订,这或许就是荷兰人在战后“论功行赏”吧。东岸人因为自己在战争期间坚定的态度和积极的行动,获得了掌权的荷兰资本家们的青睐,因此今后双方的合作关系不言而喻将更加深入。

    或许,应该感谢这场英荷战争了?郑勇现在真的有些感慨,盖因他现在越来越觉得,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两年战争的话,或许东岸人将很难有机会挤进荷兰的市场?现在很多人都在谈论英国借着这场战争崛起之势越来越明显,可焉知远在南方新大6的东岸人就不是借着这场战争而快崛起了呢?

    德维特议长虽然是大商人大资产阶级的代言人,但他终究不是什么商业掮客,因此在和郑勇略略提了一些商务合作后,就将话题转向了外交领域。双方为此交谈了整整两个xiǎo时,最后初步议定联合省与东岸将互派大使,建立正式稳固友好的外交关系,同时密切加强在商业上的合作,双方的本土及一部分海外殖民地港口也将互相开放,如此不一而足。

    至于郑勇审慎提出的允许东岸船只通过马六甲海峡的事情,德维特议长也早有腹案,他原则上同意了东岸人的请求,但却隐晦地警告东岸人不得在印度东印度群岛及其附近区域经商或殖民(波斯除外)。最后,他还明确表示,此时还需东岸人去与东印度公司单独详谈,因为他们是直接当事人,还需要取得该公司的“谅解”才行。(未完待续。)</p>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