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零七章 混乱与生意(一)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654年12月,郑勇站在文塔河口的码头边,看着两艘里加商站所属的旧船缓缓靠岸。船里装满了大量的枪支、火炮、军刀、铠甲、军用水壶、弹药包、止血绷带、军靴、马鞍、马刺等各种军用品,总价值高达16万元——其中一部分是库尔兰的雅各布大公订购的,另一部分则是在但泽一带做生意的荷兰商人订购。

    “尊敬的公爵阁下,7500枝火枪、60门火炮可不是什么xiǎo数目,库尔兰公国也武装不起上万军队,那么,这批军火应该是出售到波兰的?”穿着海獭皮衣,头戴礼帽的郑勇笑着説道:“当然我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生意就是生意,公爵阁下既然买下了这批军火,那么自然有充分的处置权,我仅仅是好奇而已。”

    “自然是卖给波兰人的了。”雅各布大公用德语説道,“这没什么可避讳的,我也知道贵国对波兰并没有什么偏见,不是么?当然,得益于上次您的提醒,我也打算将部分武器留下来,组建一支2500人的常备军。我想,这支常备军也许在关键时刻会发挥一些作用的,虽然维持他们的花费比较高,但在战争已经爆发的今天,这并不是无法接受的事情。”

    波兰与俄罗斯之间的战争已经爆发整整半年了,如今很多消息都已经传到了波罗的海。1654年5月,因为俄国兼并乌克兰的事情,罗曼诺夫王朝第二位沙皇阿历克谢米哈伊洛维奇亲率十万大军,兵分三路进入立陶宛,波俄战争正式爆发。目前,数量庞大的俄**队已经先后攻占了涅维尔、斯摩棱斯克、波洛茨克等地,几乎不设防的立陶宛(主力军队南下乌克兰)在俄**队快速推进下几无抵抗之力;此外,还另有4万名俄军在南线进入乌克兰,并占领了基辅这座名城,波兰军队在措手不及之下几乎全线溃败,目前他们已经开始积极联络克里米亚大汗以及亲波兰的哥萨克。打算集结兵力进行反攻。

    “可惜波兰人并不习惯改变自己固有的、落后的战争习惯,他们现在的主要兵种仍然是骑兵。这些骑兵穿着西方已渐渐弃之不用的铠甲,装备着长矛、挥舞着沉重的刀剑,妄想依靠一次集群冲锋就解决战斗。诚然。波兰人在与鞑靼人多年的交锋中,已经将自己的骑术磨练到了如火纯情的地步,但这如何呢?事实怎么样我们已经很清楚了,乌克兰的哥萨克在很多次战斗中依靠步兵和大炮击败了波兰人,瑞典人也是依靠步兵击败了他们。波兰人若是仍然依靠骑兵作战。那么再次失败就是难免的事情。”郑勇对波兰人的战术显然不很看好,从国内启程已抵达阿尔汉格尔的陆军战地参观团的军官、士官们也给出了同样的答案,他们一致认为,依靠重甲骑兵作战的波兰军队,若不快速革新战术,不要説面对战力一流的瑞典人了,就是面对较弱的俄罗斯人(俄国有30万军队,但大部分从未接受过专业军事训练),他们也无法轻言胜利。

    “这不是我该关心的事情。”雅各布大公摇了摇头,然后才説道:“我只关心我的国家会不会受到波及。郑特使。前几天您和我説,沙皇已允诺一旦进入立窝尼亚,将不会侵略我的国家。现在我想再次确认一下,这是事实么?”

    “是的,沙皇陛下的导师莫洛佐夫已经向我保证,看在我国政府出售的大量军械的份上,阿历克谢陛下决意承认库尔兰公国的中立地位,前提是贵国在莫斯科军队进入附近时提供一定量的补给。”郑勇闻言立刻保证道,“我万分确信这件事的真实性,所以。我认为公爵阁下最该担心的入侵者不是莫斯科人,而是北方的恶狼瑞典人。”

    雅各布大公有些沉默。事实上最近他一直在担心,东岸人的特使郑勇对库尔兰并没有什么野心,相反还一直在试图帮助他们这个xiǎoxiǎo的国家。关于这一diǎn,雅各布大公是深知的,也是较为感激的。故此刻郑勇提醒他来自瑞典的入侵,他一下子就警醒了起来,现在唯一需要搞清楚的就是,瑞典人到底会不会加入这场战争?

    “或许瑞典人会加入这场战争。或许不会,但您説得对,我应该早做准备。常备军的建立是第一件事,建立规模更大的远洋船队是第二件事,第三件事么,就是继续完成财产和人员的转移工作,新库尔兰将是我们最后的庇护所。”雅各布大公肯定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因此思路还算清晰:“新库尔兰湿热无比、疾病丛生,刚果河畔的土人也极为凶悍,我们在那片土地上的开拓,还是要多仰仗贵国的。关于这一diǎn,20万库尔兰人永远铭记在心,东岸人永远是库尔兰人的好朋友……”

    “我国在波罗的海一带需要盟友,而贵国在西南非洲同样需要帮衬,仅仅是互相帮助罢了,没什么特别需要感谢的,大公您太客气了。”郑勇微微行了行礼,然后笑着説道:“我们今后更应该深入加强两国间的经贸联系,贵国在刚果河流域的开拓为我国提供了大量的资源,热带巨木、奴隶、烟草都是我国急需的商品,去年两国间的经贸总额就已经接近五十万元了,今年还将继续创新高,希望能够继续保持,这对我们双方都有极大的好处。”

    “另外,公爵阁下在立窝尼亚地区人脉丰富,应当会发现这场战争中的机会的,比如因战乱而产生的流民。”郑勇继续説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贵国在1653年初已经于刚果河口附近建立起了新库尔兰第二座殖民城镇‘骑士团要塞’,那么贵国一定需要大量的新移民前往当地拓殖了。这在以前或许不太容易,但现在却不是太难了,立陶宛公国人口众多,此时因为战争而产生了大量流离失所的民众——要知道,莫斯科人的军纪可一向不怎么样——公爵阁下完全可以组织大量的人手,引导这些流民进入库尔兰境内,然后统一安排到新库尔兰殖民,这对贵国巩固海外的殖民地无疑是至关重要的。而且,在某些关键的时刻,也能多条后路,不是么?”

    不可否认,郑勇的话让雅各布大公认真考虑起了这件事的可行性。现在俄军在立陶宛公国境内进展神速,驻守当地的波兰xiǎo股军队根本无法抵敌,而地方贵族们又由于一盘散沙的形势而无法做出有效抵抗,因此辽阔的立陶宛顿时陷入了无尽的混乱之中,很多地方的城镇和村庄都惨遭粗鲁的俄**队的蹂躏,大量农夫拖家带口地开始逃亡,一如三十年战争时期德意志北部地区的农民逃亡潮一样。这些四散而逃的农民(甚至还包括商人和xiǎo贵族)对此时的波兰地方贵族们也许是一个负担,可在有心人的眼里,这却未必不是一种资源——而且还是相当宝贵的一种资源。

    “是的,雅各布港和骑士团要塞的文明人实在太少了(加起来不超过三千人),我一直想加强那里的力量,只不过您也知道,库尔兰是个xiǎo国,人口不丰,经受不起损耗巨大的殖民活动。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説,波兰—立陶宛联邦的这场乱局,确实给我们的殖民事业提供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只是,想要引导、安置然后运输大量立陶宛难民前往新库尔兰,这其中的花费可不是个xiǎo数目,您也知道,我的国家目前还不是很富裕,且她已经将大部分资金用于扩建手工工场、建造远洋船只、构建商业网络以及无尽的殖民事业中去了,因此……”雅各布大公説到这里停顿了下,然后毫不避讳地将目光转向了郑勇。

    “公爵阁下是东岸人民的朋友,对朋友提供适当的帮助在我们来看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本人就可以做主提供一定量的资金给公爵阁下,用于支持难民的收拢安置及租用船只的费用,只不过这一切都是有前提的……”郑勇闻言微微一笑,心中已经有了个模模糊糊的想法。

    “新库尔兰并不是一个基础深厚的成熟殖民地,她远远吸纳不了太多的人口,所以,还请贵国看在主的份上,接纳部分可怜的立陶宛难民,不然他们实在就太过于悲惨了。当然了,关于安置难民的场地和租用船只的事宜,则由我的官员来办好了。”雅各布大公果然很上道,三言两语就给出了一个与东岸人分肥的方案,偏偏还这么冠冕堂皇。反正按照他的意思,东岸人只需要出部分钱就可以了,库尔兰人负责收拢、安置难民,然后也由他们出面租用船只(换东岸人去可不一定能租到足够的船,即便租到了,价格也吓死人),东岸人最后只需派船去新库尔兰接回自己应得的那份难民即可,果真是好生意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