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六十四章 英国人在青岛(二)

作者:孤独麦客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readx;约翰.希尔疑惑地看了查尔斯先生一眼,然后接过了他之前正在写的稿纸,低声阅读了起来:“一些常年从事贸易的先生们认为,这场与荷兰之间已经持续了一年半时间的战争,使得英格兰的财富大量流失,因为金库里的硬币已经快花光了,国库空空如也,长此下去,英格兰将再度沦为一个无足轻重的贫穷国家。”

    读到这里,约翰.希尔的脸色也有些凝重了,很明显,他对这些论点是持赞成态度的,或者说至少部分赞成,他耐着性子继续读下去:“我无意与他们展开争辩,因为这会浪费我宝贵的学术研究时间,但我仍然要指出,手头握有大量的硬币并不是财富的唯一特征。那么,英格兰自从这场爆发以来到底是富裕了还是贫穷了?”

    “我认为是富裕了。”查尔斯的手稿上写道:“首先,我们虏获到了超过一千艘大大小小的荷兰船只,而损失却微乎其微。这些船里的相当一部分或许只能用来当渔船,但仍然有大量适合远航的船只,这些船经过海军拍卖后,目前流入了人民(当然这里的‘人民’显然并不是指底层民众)手中,航运业的本钱空前充足,这对于未来我国贸易的持续发展极为有利。再者,当掌握在商人手里的船队规模越来越大时,对海军的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因为当未来一旦再度爆发海战,那么我们将比现在更加容易地召集水手,因为船员数量明显增加了;另外,造船业和相关产业的发展将使得我们配置新的舰船时成本降低,这对于扩大海军和商船队的规模大有裨益。如此说来,谁还能够无视这场战争给我们带来的好处?”

    “毫无疑问。庞大的商船队和强大的海军也是一种财富,一种实实在在的财富。而除了这些财富外,大量的荷兰商船所载物资被我们截获。然后通过拍卖再度进入了市场,这同样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而因为荷兰商品未能及时运出或沉没于海上。导致我国商品出口大增,这更是实打实的财富。”约翰.希尔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声音也不由自主地高了起来:“为什么有人会无视这两年间国内大量增加的大型建筑物、人民家里日益增多的金银餐具?我们的人民现在日益享受,银质的餐具,高档木材制作的家具,雕像和绘画装饰的房屋,精美的服饰——海关数据作证,即便由于荷兰人封锁地中海。我国去年一年仍从意大利进口了价值6.2万镑的丝织物——以及很多人佩戴着的来自印度的宝石。这难道不是实打实的财富吗?难道只有硬币才是某些先生们嘴里唯一的财富吗?请恕我无法理解。”

    “因为旷日持久的战争,海军消耗很大,去年一年,英格兰的人民共缴纳了165万1702镑的税收,此外还有数量也相当庞大的协助金(此税金起源于中世纪,最初是封臣在国家遭难时向主君缴纳的‘赞助款’,后扩散至所有贵族和商人阶层,在共和政府时期,仍然免不了要缴纳这种钱),即便是这样沉重的税负。仍然未能使人民的生活陷入极端困难的境地,很多人仍然安居乐业,国内人口也在缓慢增加——这可从‘灶税’中估算出来——国内的土地价格没有上涨。利息也维持在6%的低水平,这难道不说明市场上硬币充足、民间财富远未枯竭吗?”约翰.希尔的额头上渗出了些许汗水,只听他继续读道:“想想以前,每一次战争都会造成政府财政的极大困难,人民的生活也会变得困苦不堪,进而造成严重的社会动荡。但到了现在,自从与荷兰的贸易战争爆发以后,海军英勇奋战,取得了极大的战果;英格兰的人民也依靠自己的勤劳和贸易的智慧。积累了大量的财富,生活甚至比战争前还要惬意一些。更何况。我国与荷兰不同,战争所消耗的巨量物资以及需要雇佣的人员。大多在英格兰境内筹集完毕,这等于是把大量硬币留在了国内,还促进了经济的繁荣,与荷兰需要在国外大把花钱截然不同……”

    读到这里,约翰.希尔船长似乎是明白了一些查尔斯先生的意思,只听他说道:“先生,您作为政府的特使,我本是无权质疑的,但我还是很想问,您是在鼓吹要把这场战争坚决打下去吗?或者说,您认为不应该接受荷兰人和平谈判的提议,然后将荷兰彻底打败,以获取最大利益吗?”

    “与荷兰迟早是要和谈的,但不是现在。”查尔斯先生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走到希尔面前,看着他说道:“国内有些愚蠢的重商主义者简直不可理喻,他们只认可硬币是唯一的财富,因此睁着眼睛说瞎话,认为这场战争使英格兰更加贫穷了。而事实恰好相反,英格兰从这场战争中获得的收益超过支出,硬币确实是财富,扩大的舰队却也是财富,而海量的物资和日趋提高的工业技术就更是财富了。很多人就是不明白这一点,他们以为阿姆斯特丹的财富在于金库里数不清的硬币,殊不知,阿姆斯特丹这座城市本身及其人民所拥有的知识和能力,才是她最重要的财富源泉。政府现在背负的一百万镑的债务很多吗?我看一点都不多,我们还有足够的财富支持我们把这场战争打下去,直到我们攫取最大的利益。”

    “这就是我在东岸考察这么久以来,所得到的感触。”查尔斯先生将手稿从希尔手里收回,一边整理一边说道:“我们的有些陈腐观念该革新了,在这一点上,东岸异教徒无疑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我现在甚至都已经有些欣赏他们了,他们将大量金钱耗费在看似无用的教育上——上帝,他们甚至在努力使一个农夫的孩子也能上学,虽然他们目前尚未完全做到这点;他们还将大量金钱用在革新工业技术上,他们的纺织机器已经很先进了,但这些年仍然在不断投入资金改进设计和制造工艺;他们的地理位置使得他们毫无维持一支庞大舰队的必要,但他们依然这么做了,即便每年耗费数十万镑的资金进行频繁的训练也在所不惜;他们还在全国范围内修建公路、运河、港口、铁路,即便这些投资中相当部分都是亏本的;他们还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农业革命——请允许我使用革命这个词——一片片荒芜的土地被开垦起来,粮食产量稳定增长;他们更是在想尽一切办法增加人口,因为他们意识到这是国家强盛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亲爱的约翰,请把我这份手稿带回伦敦,交给汤普森先生,希望议会的议员们能够对此有所触动。”查尔斯将手稿放进一个购自东岸的厚信封内,然后交到希尔的手上,郑重其事地说道:“国家应该有所警醒了,东岸这个异教徒国家的发展潜力极为惊人,如果没有外力打断的话,他们要不了多久——或许是五十年,或许是一百年——就能发展起来,然后成为一个谁也无法忽视的海上强权国家。关于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国家必须对此做出对策。以前这个国家在旧大陆声名不显,但当笼罩在她头上的神秘面纱被揭掉后,一定会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特别是在这个国家还对我们国家抱有强烈敌意的时候——这一点我能够感受得出来——我们就更加要警惕了,免得将来陷入被动得局面而手足无措。”

    “好吧,我尊重您的意见。但我要先回一趟新英格兰,大概在明年年中的时候前往伦敦,您知道的,现在罗伯特.塞奇威克先生正在筹划进攻新尼德兰(即包括新阿姆斯特丹在内的荷兰北美殖民地,属西印度公司管辖),事务非常繁杂,我得亲自回去处理一趟,不然很多事情都没法办的。在这之后,我会携带一整船的新英格兰特产抵达伦敦,到那时,包括碳钢刀头和信件在内的物品都会完整无损地送到它们的主人手里,除非我的船只在半途沉没。感谢您的信任,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一定会尽心竭力办好这事的!”约翰.希尔船长严肃地说道。查尔斯先生的话激起了他的爱国热情,他决定为了国家(也为了自己的未来)办好这事,绝不容许任何闪失。

    “谢谢您,约翰。”查尔斯先生赞许地说道,“我还会在这里待上一阵子,直到东岸人的商品交易博览会结束,然后才会乘船离开。在此期间,我会充分利用时间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国家的,她太令我着迷了。而且,对于英格兰未来的发展也很有启示意义,不是吗?”(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