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拒爱总裁》正文 第1138章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作者:茶花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女人终于自己自己闯大祸了,她尖叫出声,“帝爵的总裁?怎么可能?那个丑女人怎么可能是总裁的女人!”

    “没什么不可能的。”

    向年看到女人惊讶又拒绝相信事实的模样,突然有些同情,说:“这就是狗眼看人低的下场,好好回去收拾东西的吧,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享受董事夫人称号了,好好珍惜。”

    说完,便转身朝着司厉爵的方向追去。

    女人瘫软在地上,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

    另一边。

    夏安安承受着路人的注视,她又忍不住扯了扯司厉爵的衣服,小声道:“先生,把我放下来吧,太招摇了。”

    “这不是正好,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看清楚,你究竟是谁的女人,他们以后就不敢再欺负你了。”

    司厉爵其实快要气炸了。

    那些人对夏安安的怒骂让他恨不得让他们后悔从娘胎里出来,不过是个董事的夫人,竟然敢对他的女人甩脸色,简直是活腻了!

    夏安安听司厉爵竟然把她标上了他的标签,她想到了贺念初,心中有些慌乱,赶紧挣扎起来,司厉爵竟然有些控制不住,他有些气急败坏地说:“你要是再动,我就在这里强吻你!”

    夏安安立刻停了下来。

    她可不认为司厉爵是在开玩笑。

    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司厉爵将夏安安老实下来,对此很满意,电梯停在12楼,来往的人少了很多,环境也比楼下好了不少,司厉爵带她走进特护病房,然后将夏安安轻柔的放下,说:“有什么想吃的,我让他们去买。”

    夏安安摇头,她说:“现在还不饿,想吃什么,我一会儿自己回去买。”

    司厉爵想了想,又自顾自地将夏安安的脚拽住。

    “先生,你……”

    夏安安惊讶出声,她想要把脚缩回来,司厉爵却说:“让我看看你的脚踝,刚才不是连站都站不起来吗?”

    夏安安没想到司厉爵竟然连那么小的动作都发现了。

    她心中荡起层层涟漪,好像有一股暖流在心上乱窜,她看到司厉爵认真地给自己检查脚踝,心抑制不住的跳动,她果然还是好喜欢这个男人。

    明明对外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却总是对她温柔以待。

    夏安安看到司厉爵眼底的青淤,忍不住担忧地问:“先生最近很忙吗?”

    “最近南边一个项目要启动了,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是有点忙。”

    夏安安知道,就是她跟贺念初提的那个项目。想起之前贺念初的反应,夏安安总觉得拿下南海那边的项目势必还有些曲折,再看司厉爵略显疲倦的面容,她就心疼得不行了,夏安安缩着身子,情不自禁地小声呢喃,“就算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啊,

    赚那么多钱,结果身体垮了,那又有什么用?”

    司厉爵听夏安安这么说,心中不禁有些好笑。果然是夏安安会说出口的话,他在外面,听得最多的就是他有多么厉害,南海的项目有多么轻松,他一定没问题的,那些人都把他给神化了,好像这世上就没有司厉爵做不了的事,只是夏安安不会在乎那

    些,她在乎是他这个人。

    司厉爵凑上去,将夏安安抱住。

    夏安安惊了一下,然后就想把他推开,说:“先生,别这样……”

    司厉爵却忽略掉夏安安那微乎其微的挣扎,他就像是一只大型犬似的,轻轻地蹭着夏安安,说:“安安,我想吃你做的饭菜,外面的我都吃不下去……你赶紧好起来,好不好?”

    夏安安挣扎的弧度越来越小,她听到司厉爵充满依恋的话语,鼻子有些发酸。

    她好想回去,然后每天给司厉爵做他喜欢的饭菜,看着他把她做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晚上夜深了给他加一件衣服,饿了再给他做一碗热腾腾的面条……

    她想一直待在司厉爵身边,照顾他,做他背后的依靠,在他工作忙碌之后,有一个可以放松下来的港湾。

    她的愿望一直很简单,可是想要实现这个愿望,又太难太难。

    家世的差距。

    身份的高低。

    甚至连容貌,也是隔阂他们两人的巨大障碍。

    夏安安越想,越觉得无望。她忍不住抓住司厉爵的衣服,强迫自己将涌出来的哭意忍回去,她强迫自己竖起心墙,然后违心地说:“这些事情,以后你的妻子会给你做的,先生希望吃我做的饭菜,那我就教你的妻子,让她以后做给你

    吃。”

    夏安安的话让司厉爵很不满,他皱着眉,将夏安安推开,咬着牙,一字一顿,每个字都说得清晰无比,“夏安安,你非要把我推开不可吗?”

    夏安安低着头,这样她就不用再看司厉爵的表情,低低地说:“抱歉,先生,我对你只有感激,从来没有爱,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我无法接受你,请原谅。”

    司厉爵猛地站起来,他双眼像是喷着火似的,死死地盯着夏安安,手紧紧握住,又松开,再紧紧握住,寒声道:“夏安安,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那就请先生放弃这份无望的耐心吧。”

    夏安安逼着自己将决绝的话说出口,可惜现在司厉爵在愤怒中,所以也没有注意到,夏安安此刻全身都在以小幅度地颤抖着,她在极力抑制自己的情绪,拼了命地阻止自己不要扑上去紧紧抱住他。

    司厉爵没想到两人的温馨场景不过几分钟时间又消磨殆尽。

    他一脚将椅子踢翻在地,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夏安安吓得抬头看了一眼,她的眼中带着泪光,可惜司厉爵这个时候已经转过身了,他冷冷道:“你好好休息,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说完就快步走出病房。

    重重的关门声好像要将房子给震碎似的。

    将司厉爵离去,夏安安才彻底松了口气,她按住自己快速跳动的心脏,不确定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她好怕自己一不相信就将自己真实的情绪暴露出去。

    夏安安将自己紧紧蜷缩在一起,埋着头,痛苦着,煎熬着,挣扎着,她到底该怎么办?

    不想放弃,却又不得不放弃。

    漆黑的绝望开始慢慢在屋子里蔓延开来。

    司厉爵一走,又是好几天不见人影。

    夏安安也越发安静,醒着的时候不是发呆望着天空,盯着墙角某处就能好长时间,时间对于她来说,好像都变得无关紧要,她不知道今天是几号,星期几,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浑浑噩噩的。

    枯燥的生活突然因为某个人的到来迎来了转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俄威岛救下夏安安的贺家少当家,贺司杰。

    守在夏安安门口的保镖被瞬间制服,贺司杰堂而皇之地走进病房,当时夏安安还望着窗子发呆,突然听到门口的惨叫声,她惊讶地转过头,就看到一个气势逼人的贵公子走进来。贺司杰穿着休闲的西装,他举止投足间都带着贵族的高贵气质,偏偏又盛气凌人,他将果篮放在桌上,主动跟惊呆的夏安安打招呼,说:“好久不见了,安安。”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