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九章 秦冀

作者:笨蛋老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韦阳吃力的睁开眼睛,感觉到全身火辣辣的疼痛,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一样,提不上半点的力气,好的是自己现在是躺在一张床上,可以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没有挂掉,应该是被人救了。

    闻到身上浓浓的草药味,看了一下自己身上就一些简单的包扎,右腿的子弹也被人取出来了,自己运气不错,看样子遇到了好人,想起蔡英男,韦阳马上看了一下自己周围、在这个简陋的房间除了自己韦阳没发现第二个人,韦阳心里一愣,想起自己跳涯的时候给蔡英男做了肉垫子,自己都还没挂掉,她应该不会死呀,人呢。

    没等多久,韦阳又听到一阵脚步声,门一打开、走进来一个中年的彪形大汉,他的身材看起来比韦阳还高大,一脸凶恶相、满脸的胡腮,虎背熊腰,两只露出来的手臂肌肉经脉突起,穿着一件粗布大褂,看到韦阳、他冷冷的开口道:你醒了?

    韦阳感觉到他的态度并不怎么友善,不过人家救了自己,自己不能给他摆脸色,吃力的笑了笑,开口道:谢谢老哥救了我、韦阳日后必有重报,停顿了一下,韦阳又道:只是不知道我的朋友老哥看到了吗?

    大汉看了韦阳一眼、没先回答韦阳的问题,开口道:你这人还不错,被人追杀,就是跳崖了还这样顾着自己的女人,是个相恶心不恶的男人,你的女人没什么大的事情,只是高烧还没退,加上伤口感染了,需要好好的疗养一阵、你的追兵我也帮你解决了,在这里安心养伤吧,说完转身就走。

    见大汉的人影消失,韦阳把对蔡英男的担心放了下来、只有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就好,但想起白冰的事情又是一阵头痛,自己现在这样,也不知道几天才回好,加上自己的枪伤在身,近两三天回去怕是不可能了,这是个大问题,白冰在自己走的时候就奄奄一息了,自己走了七八天了,晚一天回去、白冰就多一份生命危险,韦阳不敢拖,也拖不起。

    离开肥肥部落前酋独肥肥给了自己两份魔灵液,一份是给白冰的、韦阳没打算动,还有一份韦阳是打算救急用的,不到万不得以韦阳真不想动用这救命用的魔灵液。

    房田舟带着蔡胜男也是好不容易摆脱了后面的追兵,他听了韦阳的话,进了岳州城,一进岳州城他就知道这里来对了,房田舟近二十年在外面漂泊,很多大小县城的士兵都是什么德行他见得太多了,但是岳州城给了他耳目一新的感觉。

    首先感觉到的是这帮士兵对普通人和对商队一视同仁,没有区别对待,也没见为难什么人,二是这些士兵的精气神都和别的地上的守门士兵不一样,他们精神奕奕,带着一股很少见的朝气,三是这里的士兵不但身上的军服很特别,身上的装备也非常不错。

    房田舟安顿好蔡胜男,故意来到了城门打算看了一下动静,果然,这帮杀手被一个带队的长官拦住了,两边很快就对持在一起,岳州的士兵表现得非常不错,向天吟枪,驱开普通老百姓,反包围,用的时间竟然只有大一分多钟,这让他心里非常惊奇,见过太多的军阀军队,但这支队伍确实让他忍不住赞赏了一句,他也听说过这个岳州的城防司令是一个土匪出生,这个土匪有几次很彪悍的战绩,以前还以为是以讹传讹,没想到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北门有一个小队100人,江河帮的杀手也不少,加起来起码有六七十个,守卫队长伍西安心里气坏了,自从来了岳州还没一个人敢这样挑衅铜锣山的人,没想到这次被人拿枪指到了头上,他知道大当家的脾气,韦阳也让他们养成了一个不算好的习惯,我们不乱欺负人,但谁要敢随便欺负你们就打回来。

    江河帮的势力遍布长江流域,自身实力强悍,加上和各各地方的高层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养成了他们不把小小的守门士兵看在眼里的态度,两边都掏了家伙,伍西安不爽了,铜锣山的人也不爽了,大家都是骄兵悍将,僵持了没一会儿,接到通知的第七纵队长虎头可是个脾气火爆的家伙,听到有人敢在岳州和自己的队伍对着****气得大骂,马上拉响了战斗警报。

    大队人马聚集起来非常快,岳州城也不大,所以不到半个小时虎头带着人就赶到了现场,看到僵持在一起的伍西安被人用枪顶着头,他顿时火上浇油,不过他脾气火爆归脾气火爆,但他面子上还是没还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走到现场,他对着拿个用枪指着伍西安头的人笑着问道:这位兄弟,你们是那里人、怎么和我下面的兄弟起了冲突呢,江河帮为首的大汉是叫陆成杰,是蔡天龙的小舅子,他能力不错,也很聪明,知道事情这样僵持下去吃亏的肯定是自己这一方,人家手上这么多枪、怎么打都是他们吃亏,所以这时借坡下驴的开口道:这位长官,我们是江河帮的人,来这里办事情,刚刚一过小误会才和长官的手下起了冲突,还请这位长官不要介意。

    一边说话、手不忘在怀里掏出两根金条塞到虎头手上,虎头是岳州人,当然知道江河帮的威风,没想到这群人是江河帮的,收了金条、虎头笑着说道:这不是一家人吗,我们二十五旅和江河帮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这样僵持在一起不是一家人大一家人吗!

    说完、一边笑着对自己后面的手下道:把枪放下、都是自己人,说完还不忘偷偷给了伍西安一个眼神,伍西安是虎头下面的老人,一下子就看出来自己的老大又打算坑人,所以很配合的开口道:小弟刚刚火气大,还望这位兄弟不要介意。

    老大发话了、下面的兄弟有样学样的把武器都放了下来,陆成杰也向自己的手下点了点头,家伙放下了、虎头像兄弟一样搭着陆成杰的肩开口道:兄弟,哥哥正好有一批货要请兄弟帮忙运,这不是我们的缘分吗,走、我请你的弟兄们去吃一顿,兄弟想办什么事情和哥哥说,哥哥别的事情也许办不到,但在岳州城这一亩三分地的地方哥哥能办不到的事情太少了,看兄弟这么大的阵势肯定是办什么事情吧,有什么事情兄弟只管开口,哥哥肯定让下面兄弟给你办得漂漂亮亮。

    陆成杰心里想了一下也是,自己人生地不熟的,在岳州城找两个人还真麻烦,不如请他帮自己办了,一举两得,再说这家伙肯定是想找路子让自己帮他运黑货,有利益关系就不怕他不帮自己办事情。

    陆成杰一路上翻山越岭,吃尽了苦头,还让韦阳和蔡英男逃走了,再走脱房田舟、蔡胜男他也不好向自己的姐夫交差,一行人来到香岳楼,香岳楼的人早就被清走了,一行人进了门。

    房田舟看得直皱眉,他隐隐觉得事情应该不是这么简单,所以他还是偷偷的跟了过来。(未完待续。)

    ...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