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章 悍匪初成长二

作者:笨蛋老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巴鲁图发现卡塔部的人不对劲后,就开始筹划怎么样逃走。

    每一个部落驻扎的地点都有三个共同的特点,一是必须有水资源,二是对外能有一定的地形优势,三是得后两条以上的退路可供自己部落的老弱撤离。

    巴鲁图来过卡塔部几次,对地形肯定有一定了解,在他发难的时候就设计好了逃跑的路线。

    想要逃走并不容易,需要躲开拥有灵敏嗅觉的灵兽追踪,而水是最能冲刷掉身上的气味。

    刚好,一百多米外就有一条小河流,

    卡塔部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很多的箭矢朝韦阳和巴鲁图射来。

    韦阳身上是穿了盔甲,要伤到自己还很难。

    但是箭矢强大的冲击力会影响到自己逃跑的速度,所以韦阳只能尽全力避开射向自己的箭矢。

    巴鲁图比韦阳的处境好了很多,他那个大盾牌可以很好的让他躲过箭矢的攻击,韦阳却只能靠着身上的盔甲硬抗。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箭矢可不比地球上的,蛮族的人天生体力强悍,力气够大,箭矢用的最起码都是比成人拇指粗的,再加上弓箭的强大惯性,射在身上的箭矢可不比大锤砸在身上舒服。

    韦阳的铁牛破甲功本来就属于一种硬气功,抗打击能力非常强,配上形意、八卦和内家拳的步法,到是能躲避开大部分的攻击。

    韦阳也会不时反击一下,这里可不是地球,杀点蛮族的人自己心里可没什么压力。

    加上韦阳现在的心态也在变化,自己一个土匪,却比许多人都君子。

    要说装,那肯定不是装的,主要还是从一个宅男思想转变成一个土匪很需要时间,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自己要负全部的责任。

    这样的思想在心里流过,韦阳一下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觉,以前自己一直不得入门的内家拳也好像悟透了。

    形意者、心意也,不要删除自己的本性,有意无形、有形失意,自己这些都想了这么久。

    现在的韦阳虽然有伤在身,但是韦阳的战斗力却成倍的增长。

    韦阳不缺强悍的体魄,不缺气力,缺的是一份真正的强者之心,走进来就完全不同了。

    心态变化,对拳术运用的技巧也会有很大的变化。

    以前有形无意,现在有形有意,只有自己慢慢再把一下东西真正悟透,相信自己的内家拳达到大成也不难。

    难怪孙禄堂可以精通几大内外家拳,他的实力相信比自己看到的高上很多,自己才入门就能感觉到以前三个自己都不够现在的一个自己强。

    能练到内家拳大成的没一个是简单的人物,修身、修心,还有养体,不达到这些练出来的内家拳也是个水货。

    身体的每一次动作、呼吸,还有内气的运用和肌肉的完美控制,结合起来韦阳就算是成功了一半。

    感悟了内家拳入门的意义,精气神也都能得到大脑最好的指令,韦阳躲避箭矢的能力大大加强。

    一百多米的距离不算太远,其实也就不到十个呼吸。

    只是面对河流,韦阳身上的盔甲必须找时间脱下来,不然任凭自己武功再高,也不能穿着一套一百多斤的盔甲跳水,是吧?

    扑通一声水响,巴鲁图先韦阳一步跳入水中,韦阳却只能一边躲避箭矢,一边脱身上的盔甲。

    好在山上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大树遮挡,自己也只花了几秒的时间,就脱掉了身上的盔甲。

    刚把盔甲收进储物空间,就发现几个卡塔族的战士离自己还不到二十米的距离。

    身上没了盔甲,韦阳可不敢和他们硬着对抗。

    形意分为十二式,韦阳主修了龙、虎、猴这三式,龙形追求的速度和身形变幻,虎形追求的对抗无畏,猴形追求的灵活取巧。

    只见韦阳身体突然半弓,如猴子般的翻身一下跃到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

    下一刻里,这身体又是一变,如一条天上的游龙,直扑水中。

    韦阳眼花缭乱的各种跑路姿势,让卡塔部的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刚刚韦阳看起来笨拙的身体,怎么一下子改变了这么多?

    嘎巴虏这边可不好过,烈布猎歧并没花上太多时间就追到了他。

    在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后,烈布猎歧今天的面子是丢了大半。

    这都好久没这么丢过脸了,可以想象得到他心中的怒火有多大。

    特别是得到手下的报告,说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人家已经逃了,最可气的是他们逃了还不要紧,自己花了很大代价布置的后手却暴露出来了。

    怒气冲冲的到了卡塔部落,还没等他生气,他发现了一个让他都有些惊恐的事情。

    检查卡塔部死去的战士时,他发现这十几个战士都是一种伤口,身体被强劲的物体穿透,血流尽而亡。

    这种伤口他是第一次看到,绝对不是一般的武器可以造成的。

    心里怀着不安,他审问了七八个卡塔部的人,最后得到的结果让他心里非常惊恐起来。

    那个神秘人肯定有非常吓人的背景,能穿上可以防御箭矢的盔甲,能带上一件这么恐怖的武器,这样的人身份会简单吗!

    问题是自己现在还得罪了他,如果他是外面世界大家族的嫡系子孙该怎么办?

    面临可以拿出这样恐怖武器的人,他后面的家族会有多强大?

    这样的存在,肯定不是自己泰花部落可以对抗的!

    心里气急败坏,但是却必须马上找到这个人。

    现在的问题是,绝对不能让那个人逃到肥肥部落。

    如果他逃回去,泰花部就没有几成希望战胜肥肥部了!

    想到这件事情,他气得差点没把这里的卡塔部人屠杀一空。

    现在自己唯一的机会是发动所有手下找到那个人,而且必须不能让那个人活着!

    现在他别的心思早就没有了,最大的希望是马上找到那个人,解决掉这个最大的麻烦。

    好在卡塔部营地那条河流向的位置不是去肥肥部落的,这些也都是自己的机会。

    这关系到的事情太大,烈布猎歧可不敢赌,所以发动了整个卡塔部的人,也派人通知了所以和泰花部交好的人一起追杀韦阳。

    韦阳跳入河中后,和巴鲁图顺流而下。

    韦阳一问巴鲁图是不是去肥肥部落的路,得到的答案却让韦阳苦笑不已。

    自己现在得罪了泰花部的人,而现在离肥肥部落还越来越远。

    竟然又重新回到了起点!

    韦阳更担心的是泰花部的追杀,借着水路是可以隐藏自己的踪迹,但自己想去肥肥部落却更难了。

    人家会轻易让自己去肥肥部落吗?肯定不可能!

    ...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