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一章 :局变

作者:天才小道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阳体最新章节!

    “哎,看来命中就是如此啊,只求老天保佑不波及我儿孙。”老爷子一听张扬的卦象跟他一致,叹了口气,哪能随随便便遇到龙啊!

    “老爷子没事的,只要有我在,未央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也请你相信我们兄弟二人,还有你说的王我可能认得,但是不太确定。”五年前林未央叔叔中咒,我们第一次与人斗法,那个男子口中就称某人是王,而且之后林未央就回来了,她爷爷林震天就经历了这一档子事,我想这两人口中的王,应该是同一人。

    “你认得?是谁?”林老爷子一听我说认得,急忙询问,感觉我真的是希望。张扬也小声凑到我耳边告诉我“那龙或是人,或是物,不一定就是真真正正的龙,我想这生门应该就是你,你天生帝王,不就是真龙天子吗?卦象说遇龙则生,想想这些事情发生的时间和预兆,再想想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我想你应该就是那生门转机,帝王身上,无不可能。”我一听张扬说的,再一思考,忽然觉得冥冥之中天定一般。

    “老爷子,你放心吧,我认得那人,也有办法对付,你的卦象之龙我也知道了怎么遇,不过现在告诉你反而对你不好,一切都是天定,交给我就行,这些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不用担心了。”老爷子看我这么斩钉截铁的说,便稍稍放宽了心。

    “是啊,一切天定,急于不得,我老头子糊涂!哈哈,好孙女婿,咱们今天还要喝一杯,你果然是我们林家贵人,你一来我感觉什么都解决了。”说着老爷子就要去拿酒。

    “不急,一会再喝也不迟,我观爷爷身体留有隐疾,所以我先帮爷爷治好病,咱们再来喝酒。”

    “好!好!这下捡到宝了,没想到孙女婿你还会治病医人。不过先说老头子我这病可是困了几年了,不老仙看了也没辙,我平时也弄些草药医治,总是没效,一会即便没治好,也不要紧的,你就大胆的治。”

    “好嘞,有爷爷这句话,我就更加放心了。”说着张扬就拿来纸笔,让我写方子,我昨晚其实翻遍了我的药理章,找到了治疗老爷子的方子。老爷子这是中的蚀魄咒,一种霸道的咒术,这咒强行侵入人体,纠缠魂魄,万里之外能灵魂交流,但是对中咒的人的灵魂有极大的伤害,虽然咒术被破,但是老爷子魂魄被腐蚀不轻,留下了后遗症,面色一直不好。幸好药理章里有药方,补养灵魂,蕴养精神,这方子可谓是十分难求的。

    “七叶花三钱,魂香果一个,白芍,百合,莲子,薏仁各五钱,再加藏红花水煮沸一刻。对恢复魂魄有极大之功效。”说着也把方子递给老爷子。

    “这白芍,百合,莲子,薏仁,藏红花,家里都有,七叶花可是罕物,还好老头子之前爱收集些上等的草药,这七叶花家里还真的有一片,但是这魂香果是什么?我还真的没听说过,这味药上哪弄去呢?”

    “这味药是这方子的主药,必须要有,虽然我也没见过,不过等明咱去市里的药行去问问吧。”

    “估计不好找,我都没听说过的,现在的中药铺子更是没见过,像这七叶花,之前我是从一个老道士手中买下的,药行的人哪里知道这东西,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明天去碰碰运气了。”我点点头,老爷子对草药可谓了解甚深,他要说没见过,那绝对不好找了。我们正在思考草药的问题,忽然外边一阵脚步声。

    “林叔,林叔不好了,你快去看看吧。”一个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看着林老爷子,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怎么了?看把你急的,天又塌不下来。说说怎么回事?”

    “林叔,您也知道,我们家有个院子,院子角为了美观,我爹在那挖了一个小水池,池里养点莲花,结果这不五年前我大哥家儿子,在池边玩,结果淹死在里边了,本来想找您给看看,结果您那几日有病,正好咱们屯子来了个云游道士,我爹特信这个,就找他来家里给看看,他看了看叹了口气,就给我爹交代了几句怎么弄然后就走了,我爹就按照他说的去弄。弄好之后的确也没出什么事,结果今天一大早,我大哥家的二儿子也掉进去淹死了,我这不就急急忙忙的找您来了。”

    “怎么这样?五年前…是个什么样的云游道士?”

    “具体什么样我记得不太清了,只不过一身破烂道士装,给我们家看完之后我爹要给他钱,他不要,留他吃住他也不吃住,只是口中念念有词,然后要继续去云游,我爹说是高人作风,就没再挽留。”

    “那的确有点高人作风,算了,不管什么高人了,咱们还是赶紧去你家吧。”说着男子带着我们三个直奔他家去了。中年男子叫李木,他兄弟五人,分别叫金木水火土,看来他爹的确信这个,这下五行都不缺了,他大哥叫李金,家里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五年前淹死了,然后他们又生一二儿子,结果没想到,二儿子今早也淹死了。

    我们跑到老李家的时候,全家人都在哭,李老爷子气的浑身直哆嗦,口中咒骂着道士,并且要填了那池子,李金更是哭的泪人一样。李老爷子见我们来了,急忙上来抓住林震天的手,“老林啊,你给我看看,是不是我们祖上做了不积阴德的,就报应到我们这了,我就没有当爷爷的命?我俩宝贝孙子全淹死在这破坑里,你说我这可怎么活啊。”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抹眼泪。(滴~滴滴~)

    “老李,你先让我看看再说。”说着我们就朝着他们家的院落小池子旁走了过去。院落的小池子听李木说是之前因为嫌院子大,所以自己挖出来美观的一个小池子,池子周边砌了石头,把池子围了起来,满池的莲叶十分的茂密,按理说这北方十月天,天转冷,这莲叶应该是泛黄残叶,怎么会如此茂盛。

    池子后边的墙上,用砖还雕砌了九个大字,是道家的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想必是之前的道士布置的,这道家九字真言能避除一切妖邪。池中央除了茂盛的莲叶外,还飘着一个及其显眼的白色圆纸,中有小孔,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这个镇不简单,张明你看那里。”张扬看了看这里的布局,就给我指着让我看池边。池边的石头之上,摆设着一个小人,似在垂钓。“这是什么?装饰的还挺好看的。”

    “那不是装饰,应该是这阵的一部分。此老瓮是太公望姜太公。”

    “姜太公我知道,直钩垂钓,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而且不钓鱼虾,只钓王侯。放在这是什么意思呢?”我看着张扬,这风水阵法布局我是一窍不通。

    “一潭死水在院中,水面荷叶水下空,池边请来姜太公,不为钓鱼为镇凶。池后还有九个字,九字列摆在九宫,黑底白字对池中,要把戾气化为空。这地方淹死过人,水中荷叶加空心纸钱是为了安财镇心,淹死之人怨气很深,所以以姜太公以姜仙位以临字俯瞰真言,太公钓鱼是给他机会投胎。我想那道士给你布的阵既镇邪,又慈悲。”林老爷子看了看,点了点头,“张扬小子,你怎么看。”

    “我觉得爷爷说的对。这聚石成塔,以压地气,环水为潭,画地为牢,以九字真言养浩然正气,以太公垂钓徐徐图之,莲花为道,日夜净之。如果我没猜错,此处被阴,这边墙外应该有三颗柳树。”说着看向李木。

    “对对,那道士之前给我画的位置,让我栽上,说有利无害。”

    “嗯,布置这局的人应该是个性格和善,慈悲为怀的高人。如果要拆的话,建议在三九韩东正午之时,如果水都结冰,就直接拆掉。”

    “那林大哥,这布局没问题,为什么我第二个孙子今早也淹死了,按照你们的说法这是个善局啊,应该给我家带来好处不是。”李老爷子不明白为什么都说好的一个布局,却害死了他唯一的一个小孙子。

    “这…这…让我想想。”

    “李老爷子,我刚才跟爷爷说的是一样,这个局是一个慈悲高人布置的,所以此局没有但是,但是一旦有人动了此局,那就会出现问题了。”

    “谁动了此局?出现什么问题了?”

    “我慢慢和您说。这纸钱原本是镇压之意,送钱让小鬼走。而且姜太公池边垂钓,可钓仙,可钓鬼。风水上有一密局,叫做幽潭请仙局,也作死水困龙局。这幽潭请仙局不必说,钓来神仙镇诛邪,十分有利。但是这死水困龙局就是一个凶局,钓来小鬼勾人性命,我想这局不知被谁动了,才会变成这样,导致你小孙子的不幸。没猜错那莲叶中的纸钱被人换了。”

    “高人,您告诉我,到底是那个挨千刀的动了我们家的风水局,害死了我的小孙子,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弄死他。”李大爷一听是有人动了他们家的风水局,所以自己孙子才淹死的,气的两眼通红,青筋暴起。

    这时候纸鸢竟然出现了悄悄的爬上我肩膀,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张明,潭中有东西,我感应到了。”纸鸢能感应到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我便把这个事情和张扬说了。

    “李大爷,这说话不方便,您看能不能?”说着看了一眼其他的人。

    “你们都先出去,我要和高人商量事情!”老爷子也是聪明人,见张扬看向院子里的其他人,马上明白,让他们全部出去。等所有人出去的时候,院中只剩下我们四人。

    “老爷子,我有个小要求。”

    “没事你说,只要你告诉我是那个杀千刀的王八犊子动了我的局,你什么要求我都答应。”

    “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就是我和您说完之后,我想从这潭中取一样东西,您看行吗?”

    “没问题,别说取一样,全拿走都没问题,这破水潭害了我两个孙儿的命,我看见它就心烦。”

    “那好,张明,你去捞你的,我和李大爷说说。大爷我看你面相人丁不济,有香火浅薄之相,我想你们家儿子虽多,但是到了第三代恐怕是男丁稀少,难延香火吧。”

    “嗯,我老汉有五个儿子,取名金木水火土,就是希望家中不缺五行,和睦美满。到了我孙子辈儿这,就老大家的挣点气,生了一个孙子,结果五年前还淹死了,后又生一孙子,可把我乐坏了,那是我的宝贝疙瘩啊。结果没想到,今早这事,哎!其他儿子不争气,要不是生不下,要不就是生的全女孩。老思想了,觉得男的才是自己的种,谁不想要个大孙子啊!”封建思想的根深蒂固,然许多人重男轻女,新中国开放以后,提倡男女平等,生男生女都一样,但是好多地方仍旧觉得一定还是要生个男孩,才算是延续家族香火。

    “李老爷子,你对你这孙儿宠爱有加,绝对是许给了孙子好多的东西,孙子要什么给什么,反而对孙女不是那么的看中,可能也疏忽了。而且老爷子不是起名叫金木水火土就五行不缺,和睦美满了。你有没有想过这五行虽相生,但也相克。而且您老这么看中孙子,想必给老大家的也多至于其他的我就不再多说了。”张扬也是点到为止,不再多语,留下李大爷自己沉默思索。

    “张明,你拿到了吗?”张扬跟李大爷说完就走向我这边。

    “恩,而且还是我们急缺的东西。魂香果!这东西只长在有魂魄的地方,想必是这风水局中有灵气滋养,而且之前那孩子的魂魄在池下,才能生出这魂香果,通体碧绿,无根五叶,形似油桃,这是魂香果无疑。你那边也处理完了?”

    “恩,那咱们就先走吧!”说罢林老爷子带着我们二人走到李大爷身边。

    “老李啊,节哀!那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有什么事再来找我,自己的身体重要,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谢谢你啊老林,谢谢你们两个小兄弟,等我处理完了家事,我就登门拜谢!先不送你们了。”李大爷似乎知道是谁了,咬牙切齿把我们先送走。然后我们刚走不远,就听见一声咆哮,是李大爷叫他的儿子们进去的声音。

    “唉,不老散仙说的对啊,做人难,因为人心最难测啊!”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