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逍遥游-月关》正文 第340 明日边缘

作者:月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果乔向荣真有这种觉悟,或许,他能建立一个包含广阔的行会。

    当然,凭着首创之功,他十有**会成为会长,大权独揽,不过比起独裁,拥有后世记忆的李鱼其实是赞同的。

    在这个时代,如果说要把帝制取消,那是根本没有客观条件去实现的,在这一点上,李鱼很务实。但是仅仅是一个西市,一个长安城中的小江湖,施行行会制度,未必不可行。

    让良辰美景这对漂亮可爱的姊妹花,变成索然无味的商业寡头,而且成为众矢之的,那样一幕,李鱼也不乐见。

    想到这里,李鱼心中有了打算,略一沉吟,便道:“大梁高见,发人深省,振聋发聩。只是不知大梁打算如何做?”

    “如何做?”

    乔向荣长长一声叹息,脸上充满了悲天悯人的神色:“我欲出言规劝,可想而知,良辰美景岂会答应。老夫这番苦心,天地可鉴,所以,我也不怕被她们误会。我想如此这般……”乔向荣微微倾身向前,道:“常老大出殡之日,就是新的西市之主上位之时。新的西市王,是要替上一任西市王扶灵的,哪怕前任西市王,就死在他的手上,这是我西市不成文的一条规矩。所以,良辰美景

    两姐妹,必然会在出殡之日上位。”

    李鱼目光微微一闪,道:“那么大梁打算?”乔向荣道:“良辰美景,身边自有忠于常老大的一班亲信。再加上那些荣休的老军,必然前来扶灵,人手不算少。你手中当有百余人?老夫把我的人手也全拨给你,俱是青壮,且先发制人,当可迅速控制局

    面。”

    李鱼想了一想,道:“常老大出殡之日,大开杀戒?”乔向荣冷幽幽地道:“常老大出殡之日不见血,来日西市,才会杀个天翻地覆。一个不死,我也不敢保证,所以,你需要迅速控制局面,尤其是控制住良辰美景,只要她二人就缚,其他人就不会蠢动了。到

    时候,不由得她们姐妹就范,如此一来,她们也许会恨我一生一世,但是有什么关系呢?”乔向荣坦荡地一笑:“我保住了她们的性命,我维护了西市的稳定。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行无愧于人,止无愧于心,来日九泉之下见到了常老大,我也是坦坦荡荡的,常老大若是明事理,还要向我道

    一声谢。”

    兵谏?

    夺权?

    以阴谋和流血的方式结束一个土皇帝的统治的人,真的会无私到去建立一个行会?

    李鱼心中疑窦顿生。但他知道,此刻绝不可以露出一丝的犹疑,乔大梁既然把计划对他合盘托出,就不会不防着他一手。

    第五凌若那样一个“内管家”一般的人物,身边都有几个极厉害的打手,乔向荣身边岂会没人?此刻他若露出半分异样,眼前这位满口“大慈悲”的乔大梁,恐怕就得痛下杀手了。

    所以,李鱼心中一转念,脸上马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大梁计议周详,属下愿听命行事。只是,属下只是西市署之长,上边那几位大柱……”乔向荣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八柱已去其二,仅余六人,洪辰耀是半个死人,之前跑到少华山避风头去了,为常老大送行,他是得回来,可就凭这个惯会趋吉避凶的老乌龟,成不了什么大事。至于另外

    五位大柱,除了桃依依和安如,已然尽皆投到我的门下。”

    李鱼怵然一惊。

    乔向荣捻须微笑道:“你不用担心,之前除赖大柱,逼死王恒久,你出力甚巨,那几大柱不及你,等我重组西市,创建长老会的时候,你,一定是核心长老之一!”

    李鱼又惊又喜,霍然起身,退后两步,向乔大梁纳头便拜:“大梁如此看重,属下敢不为大梁效死冲锋!”李鱼一边说着,一边腹诽:哎!隐约记得前世看网络,那现代人甭管是什么不得志的阿猫阿狗小瘪三,一到了古代,三言两语,就能忽悠得那些一辈子就只研究人心这一个学科的古代大能们纳头便拜

    ,我可倒好,太给现代人丢脸了。

    不过,“在人刀口下,不得不低头”啊,他起身退步的时候,由于角度的变幻,已然看到糊纸的格栏后,隐隐约约有几道攥着长刀的身影。

    乔向荣微笑点头:“好好做,我不会亏待了你。”

    心中却想:“常剑南不比他前几任西市王,他坐镇西市十年之久,已得人心,不找一个替罪羊,我怕弹压不住。说不得,只好拿你抵罪。你就放心地去吧,大不了,汝之妻、子,吾养之!”

    李鱼走出乔大梁房间的时候,满脸的欢喜,脚步轻松,但是背脊之间,隐隐却有汗后的凉意。

    方才在房中,稍露异色,恐怕此刻他已身首两处了。

    至此,他已根本不敢相信乔大梁所言的“好意”,他甚至猜测,常大梁说要废西市之主,建立行会制度,都不是为了隐瞒自己的野心,只是想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替自己遮羞罢了。

    良辰、美景……

    常老大……

    还有那个疯疯颠颠地把他认作自己昔日情郎的第五凌若……

    人孰无情?

    对常老大,他有一分对枭雄的敬意,不想他的身后事无比凄凉。

    良辰美景,仿佛一对邻家的女孩,他不曾有过亵玩的心思,但难免有些亲近的意思,他不想她们遭遇不测。

    第五凌若,他避之唯恐不及。可他看得出她对她那位情郎的情意,而她是把他代入为她的情郎的。对一个痴痴爱恋着“你”的女孩,哪怕她只是把你当成了某人的替身,你能明知她有难,而袖手不顾?

    出殡……

    七天之后。

    掐着指头过日子的李鱼哭笑不得。

    现在是倒数第八天,也就是说,如果他不想留下遗憾,那么他就得留在这里,撑到第七天,解决良辰美景的劫难,然后功成身退,在最后一天的太阳升起之前离开长安。

    “哎,可惜我一旦逆转时空,已经改变的事情也会倒带般回到发生之前,宙轮啊宙轮,你看着威风的很,其实没什么鸟用啊。咦?”

    李鱼突然顿住了脚步,眼睛渐渐放出了光。

    七天后,常剑南出殡。

    四梁八柱十六桁,乃至上上下下大小头目,再加上西市商贾,各方关系,都得前来相送,介时的场面一定十分的庞大。

    李鱼此刻一出门就被百十号高级打手护拥的,别说溜人了,连溜个神都难,可到了那一天,这些人却可以都被他派遣出去,各自执行任务。也就是说,那一天,他李市长是不设防的。

    不过,不设防他也不需要玩“假死”游戏了,趁着大乱,他想溜走还不是轻而易举?而他在溜走之前,还顺利解决了西市的内忧大患。

    李鱼想像着在一场大动乱后,良辰美景顺利地坐稳了她的位子,而他这个最大的功臣却莫名地消失,在所有人眼中,他都是已经死掉了,只是连尸首都找不到,那对小丫头会对他一拘伤心之泪吧?

    说不定偶尔还会想起他的好来。

    至于第五凌若……

    李鱼暗暗叹了口气:“挺好一个姑娘,思念成疾,都患了失心疯了。希望你早日康复,找到你的另一半,有一个美满的结局吧。”

    这样一想,李鱼忽然就被自己感动了:我好伟大!

    待到九来九月八!

    九月八,三法司乃至整个朝堂,都蕴酿着一种奇怪的气氛。

    去年九月九,皇帝一时突发奇想,延缓行刑,将死囚390人,尽数纵放回家。如今一年已过,明日就是行刑之期,明日午时,他们会回来么?

    也许有人会的吧,重诺轻生的豪杰还是有的,不过,390名死囚,不可能全都回来吧,一样米养百样人,不可能指望每一个人都重诺轻生,更何况他们原本就是囚犯,个个如此高尚,岂非成了圣人?

    介时390人回来个三五十人,皇帝这脸面……

    所以,所有的官员,都在等待着明天结果出现的那一刻,天知道皇帝得知他一时开恩,结果是纵走了几百个杀人凶犯,需要官府满天下的通缉时,该是何等的难堪,会不会有人因此被皇帝迁怒。

    不过,同朝堂上的官员们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答案揭晓的情境不同,西市几乎没有一个人想起去年那班死囚。

    西市正在为他们的王大办丧事。

    四梁八柱十六桁,但凡健在的都来了,每个人都带了大批的手下,因为他们的手下也是常剑南的手下,送老大最后一程是份内之事。

    当年追随常剑南来到西市的三百老军,也在子侄、仆从的扶持护拥下赶来了。

    西市里但凡是有头有脸有名号的商家,也都由东主亲自出面,赶来送殡。

    长安市上第一游侠聂欢带着他的红颜知己戚小怜,一身素净装妆,宛如一对璧人,微带戚容,出现在西市。

    老佛张二鱼也从东市赶来了,与乔大梁四目相对时,两人互相投过一个眼神儿。眼看着老佛张二鱼身后齐齐整整的三百青衣健卒,乔大梁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再想到当为他卖力站台的张二鱼想来瓜分胜利果实的时候,却未想到有了替罪羊的他,很顺利地就接掌了权力,完全可以把

    这个佛陀般的死胖子一脚踢开,乔大梁差点儿笑出声来。

    一些与西市关系深厚,但囿于身份,不方便出现的人,则送来了挽联,一时间,西市大街上白花花一片。

    李鱼很急,他没想到作作姑娘如此能作,偏生赶在今天生孩子。

    西市大局,他不能不亲自主持,可作作那儿他又放心不下。

    稳婆已经请去了,铁无环负责安全,至于潘氏娘子和吉祥、深深、静静,则从昨儿下午开始,就又去“郊游”了。也幸亏她们昨儿下午就离开了,要不然听说李家要有后,恐怕老娘是绝不肯走的。

    一时间,李鱼牵挂着乔大梁的发动,作作的生产,三里溪的老娘,一颗心都不够分了。所以,旁人看来,站在十六桁之首的李鱼,就是一副魂不守舍的哭丧模样。

    从礼部重金请来的白事司仪崔含秋看在眼中,不由暗赞:“瞧瞧,还得是这位,含悲不吐,分寸火候掌握极好,比那些太过亏张的、强装哀容的,实不可同日而语,这厮别是特意请来的一位领哭吧?”

    :偶的中篇预见爱已发表鸟,地址:http:ycireaderbook75481这是一部与逍遥游有所关联的,我打算唐宋明清各写一部,吼吼。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