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76章 莫非还能成精?(一更)

作者:凤羽流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过没等苍林说什么,那边忽然传来一声怒吼,传自渣老头宫,他仿佛是被干瘦老头漫不经心,一边和他打斗,一边还有空闲插科打诨,实在是太侮辱他的人格了。

    于是,他爆发了。

    他直接跳过第二式,用出了第三式血云漫天,本来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能弄出一朵直径为五米的小血云,然而大概是愤怒让他突破了极限,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竟然瞬间将干瘦老头给当头收了进去。

    然后那朵血云像是有生命一样,传出了嘎吱嘎吱咀嚼的声音,同时不断向内压缩。

    随着血云体积越小,那股腥臭的味道却越发浓重,且顺着交手的灵力波动弥散开来,简直突破了人类的味觉承受极限,仅仅传过来的一丝便几乎让这边所有人呕吐起来。

    衣衣吐得尤为疯狂,原先灵敏的五官在这一刻变成了负罪,她觉得那根本不是臭味,而是一种生化武器。

    最糟糕的是,除了衣衣,所有人都发现当自己第一时间用覆盖着灵力的手捂住嘴巴后,竟然传出了滋啦滋啦的声音,很快那无孔不入的臭气就将灵力腐蚀出一个大洞,经历烧灼的臭气味道又上了一个阶层。

    武者中实力最弱的夏仇第一个闻到那股味道,当即哇地一声吐了。

    紧接着是苍林,反倒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慧姨一直皱着眉,却并未有忍不住呕吐的迹象。

    当然,这不是因为慧姨的承受力比她们强,而是苍林的手一直放在慧姨的嘴巴上。

    直到现在也不曾放开。

    渐渐,他的脸上越加苍白,但他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慧姨却没有那么迟钝,抓着苍林的手臂,坚定地将人推开。

    这力道对于苍林来说,当然很轻微,用比较荡漾的说法就是仿佛一阵温柔的清风拂过脸颊,但它造成的效果却不是轻微所能概括的。

    苍林的脸更白了。

    终究他还是缓缓放下手掌,低着头把自己的情绪都藏进了黑暗里。

    空气中的味道越发难闻,突然,一阵货真价实的风吹过,把那些污浊的空气一扫而空,清雪的冰冷味道重新占据了在场之人的味觉。

    他们先是轻轻试探着吸一口气,察觉那种味道真的不见后,才放纵自己大口喘气。

    衣衣感觉自己在度日如年后终于活了过来,眼里冒出生理性的水汽,只是不等落下,就很快消失了。

    她看了一眼影卫所在的地方,那里原本浑厚凶猛的气息已然消失,像是那里从来没出现某人。

    可衣衣却有一种隐隐的感觉,影七并没有离开,他还在那里。

    而且臭气之所以消失,也是他做的。

    只是无论衣衣如何瞪眼,却始终捕捉不到那淡淡的影子。

    这个时候,大家才有心里继续关注那边的战斗。

    此刻的血云已经缩小到直径约有一米,不过从原来薄薄地一片云絮变成了一个滚远规则的球体,那颜色确实越发浓重,仿佛有人是有人先用红色的漆料吐了一圈,又开始一遍遍涂黑色的。

    乍一看,仿佛是原来的液气混合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坚固、凝实起来。

    哪怕是土包如衣衣也可以猜测到,一旦它凝实,只怕没几个人能撕开。

    分明叫着血云漫天这样的名字,最后却是聚拢起来,形成一个牢笼样的东西,将人给禁锢住。

    这起名方式倒与之前对上了。

    衣衣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球体一直是不急不缓着形成,十分顺利,没有试图睁开的痕迹。

    也就是说干瘦老头居然不打算趁着血云漫天还有弱点的时候冲出来,竟像是无动于衷地放任其完善。

    蓦地,一句话映入衣衣脑海还差一点,老夫就能推演出你的功法路数了。

    于是,他这样做的意义就很明显了。

    只是,衣衣忍不住吐槽:苍林的师父大人啊,您老是不是太自信了一点,就不怕阴沟里翻船,跳坑里妄图将计就计坑人一把时却发现自己爬不出来了?

    她有些同情地瞥了一眼苍林,有这么个不靠谱的师父,想来你将来的生活会愈发多ji姿fei多gou彩tiao。

    紧接着,她又看向夏诚与林坤,发现他们脸上的表情偏向担忧,颇有并不希望渣老头宫占据上风的意思,也不太惊讶,只是想着真相可以大白了。

    她跟着看过去,又很快收回视线,按理说站在她们的角度,是希望干瘦老头赢的于是渣老头宫占据上风应该很担心。

    不过衣衣很相信斩尘的判断恭喜你猜对了那家伙,就是九阶武者。

    现在该清算的是另一件,她清清嗓子,拉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让我来猜一猜,所有事情应该是从你们口中在数年前灭掉的夏家开始的吧?”

    “那人在宫家出生、长大,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应该有机会修炼邪道功法而不被族老发现,所以他修炼应该是在成为宫家位高权重的长老之后,这一点应该不会有人有异议吧?”

    衣衣环顾一圈,没有听到回应,便很坦然地当大家默认了,继续开口,“那么他手中的邪道功法从哪里来,我有一个猜测,便是你们口中的夏家。”

    林坤与夏诚依然沉默,却是夏仇跳了出来,“不,不可能,夏家乃仁善之家,怎么会收藏有这么恶毒的的功法?你肯定是猜错了,他或许有别的什么机遇!”

    然而,她虽然这么说,眼中却有自己都不知道的犹豫。

    或许是有了缓冲期,或许是方才影七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他忌惮,夏诚此时已然恢复了原本的如玉翩翩,脸上狰狞之色不再,但那颠覆性的一幕想来没几个人能轻易忘记。

    他轻声开口,“没错,或许夏家那位最初拿到邪道功法的人起始点是好的,毕竟某些邪道功法不仅仅是一本书那么简单,它本身就拥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如果让它流露出去,必然会造成大患。”

    衣衣有些惊讶,这一点,她却是没听过,不由得想,功法,莫非还能成精不成?
(←快捷键)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